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军官 >

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后勤军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主管四川云南贵州西藏(不含阿里地区)和重庆等三省一自治区一直辖市军事事务的大军区,总部位于成都市,司令部地址成都市江汉路北较场(原中央军校旧址),后勤部地址成都市通惠门西较场,成都军区空军司令部地址成都市新南门。

  成都军区所属的第13集团军是中国国内几个集团军中唯一一个从50年代到21世纪参与军事行动从未间断过的军级单位。曾先后参与了解放西南、西南“剿匪”、西藏平叛中印战争、中越边境战争、、非洲维和行动。

  成都军区的战略使命是保护成都、重庆等特大城市、军工核心基地,维护西藏的统一,防卫印度来自喜马拉雅方向的进攻,并与广州军区协防越南。

  成都军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管四川、云南、贵州、西藏、重庆三省一自治区一直辖市军事事务的大军区,总部位于四川成都,辖重庆警备区和四川、云南、西藏、贵州省军区及辖区内的陆军集团军、昆明陆军学校、军医学校、特种兵、预备役部队等。。成都军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七大军区之一,驻防在祖国大西南,辖区面积约232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 。与越南老挝缅甸、印度、尼泊尔不丹等6个国家接壤,国界线多公里,占中国陆地疆界总长的三分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军区下辖有10个军级以上大单位,即军区司令部、政治部、联勤部,77100部队,77200部队,重庆/云南/贵州/四川/西藏省级军区,担负着保卫国家安全,维护中国西南边境领土完整和社会稳定的使命。

  成都军区下辖2个集团军(第13、14集团军)和成都军区空军,成都军区空军总部位于成都。

  第13集团军属下的第37师的前身是抗战爆发由红四方面军第31军改编而成的八路军129师386旅,陈赓任旅长,陈再道(后为)任副旅长,王新亭任政治部主任。第13集团军的第149师原为第18军的52师,其前身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一纵队主力旅之一。曾进军西藏,并1959年藏区骚乱。并参加过中印边境战争。1969年第50军149师与西藏军区第52师对调防务并互换番号,52师改称149师调入50军。

  1985年第50军撤销番号后,属下的主力第149师编入第13军,进驻四川乐山。第13集团军现属“成都军区”,为甲类重装集团军,军部驻重庆鹅岭,该部队山地作战能力极强。

  同年以原武汉军区空军改编为成都军区空军,主力为空33师和空44师。空33师97团装备苏-27驻地重庆白市驿。空44师132团装备歼-10驻地云南陆良。

  军直部队:教导大队,司机训练大队,通信团,工兵团,防化团,电子对抗团,新装备实验大队。

  1955年5月1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月11日关于全国军区重新划分的决定,以四川军区为基础改编为成都军区兼四川省军区。贺炳炎司令员李井泉任政治委员。辖西康(今分属四川、西藏)军区和四川省各军分区及公安部队等,军区机关驻四川成都市。7~8月,部分公安部队改编为人民警察,归地方政府公安机关辖制。9月,西康军区随西康省撤销,所属军分区归成都军区建制。1956年2月,沈阳、北京、南京、济南军区等组建的5个预备役训练师调入成都军区。1957年6月,西藏军区干部学校改为成都军区干部学校(1958年6月集体转业,移交四川省政府)。1958年后,相继调入陆军,组建了炮兵、工兵等特种兵部队和军区干部学校。5个预备役训练师一部调出参加农垦,一部撤销。1962年9月,军区干部学校改称军区步兵学校。1966年6月,辖区内公安部队整编为军区部队。1968年12月,西藏军区改为省级军区,归成都军区建制。1969年10月,成立四川省军区,归成都军区建制。11月,撤销军区步兵学校。1974年4月,组建军区军政干部学校和军医学校。1975年11月,总后勤部驻重庆办事处归成都军区建制,1976年1月撤销。1978年1月,军区军政干部学校改称军区步兵学校,1981年1月改称成都陆军学校。1985年6月,根据关于合并整编大军区的命令,成都军区与昆明军区合并为新的成都军区,辖四川、云南、西藏、贵州省军区及辖区内的陆军集团军、昆明陆军学校、军医学校、特种兵、预备役部队等。1986年8月,昆明陆军学校改称昆明陆军学院;军医学校改称卫生学校(后改称解放军成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撤销成都陆军学校和原昆明军区军医学校。

  成都军区空军的前身,最早可上溯到1950年1月22日,在中国重庆成立的西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根据西南军区命令,该处以原中国重庆市军事接管委员会空军部为基础组建,成员分别来自随18兵团自北线入川的西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航空接管组和随二野由东线进军西南的南京军管会空军部航空接受组。二野司令部军政处处长余非任处长,政治部组织部科长夏屏西任政治委员。航空处机关最初编行政、人事、材料、通信、机务、飞行等6个科和机要、总务两个股,后改为参谋处、政治部和后勤处。 航空处成立后,相继组建了云南、贵州、川东、川西、川南、川北和西康军区航空站。下设空运队、空军医院、学习大队和重庆白市驿、重庆梁山(今重庆梁平)机场等单位,共有干部战士1200人。

  西南军区组建最早的飞行部队,是1950年4月在四川新津机场组建的空运队,原空军军官学校起义上尉飞行教官谢派芬任首任队长,所属飞机包括由华北军区航空处空运队抽调的美制C-46型运输机2架、C-47型运输机1架以及西南军区接收的原空军C-46型运输机4架和随后由华北空运大队调来的C-46型运输机3架合计共9架C-46型运输机(C-47型1架因不适合高空飞行调回归建),主要担负支援陆军第18军、第14军进军康藏的空运空投任务。

  1950年3月13日,西北军区干部学校和西北军政大学南下入川人员,接收原空军机械学校后,组建西南军区空军机械预科总队。次年3月,改称空军第3预科总队,7月改称第4预科总队。 1950年4月15日,经过4次试航以后,谢派芬、李嘉谊机组驾驶美制C-46型运输机8003号首航康定空投成功。5月7日,王洪智(最后职务为空13师师长)、李嘉谊机组使用加大油量的同一架C-46型运输机试航甘孜成空投功。

  1950年9月22日,为加强支援地面部队进军西藏、执行空投任务的组织领导工作,西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扩编为西南军区空军司令部,受军委空军和西南军区双重领导。陆军第1军1师师长傅传作(后任空军政治委员)任司令员,西南航空处处长余非(后任武空政治委员)任政治委员,西南航空处政委夏屏西(后任广空副政委)任政治部主任。11月,任命陆军18兵团61军181师参谋长欧阳梃(后任武空参谋长)任参谋长。军区空军机关领导设司令部、政治部,后相继成立后勤部、干部管理部和军法处。下辖(含代管)驻川的空军部队团以上单位15个。

  1950年11月24日,从前苏联订购的36架伊尔-12型高空运输机到货后,以原西南空运队为基础,组建空军高空运输团,向黑樱任团长(《人民空军史资料考据》中有提及,参加过长征的红军干部,但在担任空13师副师长后,因参与走私等犯罪行为被西南军区逮捕法办(见《中国大剿匪纪实》一书),不过后来得以重返部队,任南空副参谋长)。这是西南军区空军所属的第一个建制航空兵团。 同年11月28日,西南军区空军领导机关由重庆迁至四川成都。

  1951年4月,以空军高空运输团为基础,抽调长春第2航校高空运输训练大队空地勤人员和部分运输机,在四川新建组建空军第13师,刘绍堂任师长,向黑樱任副师长,辖第37、第39团,全师共876人,装备苏制伊尔-12型运输机47架。次年,任命陆军师副政治委员吕鸿(后任总参纪委副书记)为师政治委员,并组建第38团。这是西南军区空军所属第一个航空兵师。

  1951年5月23日,《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订,空13师调集20架运输机,以广汉机场为基础,向西藏昌都、卡贡地区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突击空投,为地面先遣支队同年8月顺利进抵拉萨创造了条件。6月16日,空13师王洪智机组驾驶苏制伊尔-12型运输机飞赴甘孜空投物资取得成功。

  1952年5月,西南军区空军所属第4航空预科总队改称空军第4航空预科学校。

  1952年6月7日,空13师37团大队长李向民(后任武空副政委)机组驾驶美制C-46型运输机从四川新津试航西藏太昭空投成功,飞行9小时38分,往返航程2247公里,打开了试航拉萨的空中门户。

  1952年7月,为配合陆军部队清剿盘踞在川西北黑水地区的残匪傅秉勋部,西南军区空军在四川广汉机场组建基地指挥所,傅传作司令员任指挥员,负责统一指挥参战的混合航空兵团空8师杜-2型轰炸机6架、空9师拉-9型歼击机5架以及空13师运输机。在强大的空中压力和补给支援下,陆军部队迅速平息了叛乱,仅用10天时间便全歼该股残匪。

  截至1952年11月,西南军区空军部队在康藏高原共开辟空中航线架次,向康定、甘孜昌都、太昭等地进藏部队空投各种物资2326吨,有力地支援了地面部队进军西藏的行动。同年12月,为配合西北军区、西北军区陆军部队联合清剿甘肃、青海、四川三省边界地区的马良马元祥匪部,西南军区空军出动空13师伊尔-12型运输机5架,进驻甘肃兰州机场,归西北军区空军指挥。同时,空13师出动运输机,支援西南军区川西北地面剿匪部队作战。至1953年7月,共出动169架次,空投给养弹药343吨、宣传品4吨,空投命中率达99.5%,顺利完成了空投支援任务。

  1953年6月,西南军区空军空军第1文化速成学校与干部训练大队合编组建西南军区空军军政干部学校(团级),负责培训基层干部,校址驻重庆民航新村。次年9月撤销。

  1954年5月,根据空军的轮战命令,为使西南军区空军获得实战锻炼机会,由西南军区空军司令部、政治部抽调人员筹建空军广州指挥所,7月18日在成都组建,西南军区空军司令员傅传作兼任中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和广州指挥所司令员,西南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陈浩(后任江西省军区副政委)兼任政治委员,中南空军空18师师长王定烈(后任空军副司令员)任副司令员,西南军区空军参谋长欧阳挺兼任参谋长,空23师政治委员魏国运(后任空军工程部部长)任政治部主任。指挥所成立后随即开赴广州,归中南军区空军司令部领导,番号为中南军区空军广州指挥所。8月5日,与中南军区防空司令部一起,共同担负保卫广东地区的防空作战、海南护航和掩护专机三项任务。11月20日,正式接替中南军区空军担负防空作战值班任务,负责指挥驻广州的航空兵第18师和驻柳州的航空兵第26师。

  1954年8月,空13师奉调离开四川,移防至江苏徐淮地区。同月,驻成都的第4航空预科学校改称空军第4航空预备学校。

  1955年7月,中南军区空军领导机关由湖北武汉迁至广东广州,组建广州军区空军领导机关。西南军区空军领导机关由四川成都迁至湖北武汉,与原空军广州指挥所合并,改建为武汉军区空军领导机关。

  此后10年间,成都军区无空军领导和指挥机关,仅在军区司令部内编制1个航空科,负责四川地区暂不使用的场站和仓库的日常管理工作。

  1956年3月8日,驻成都的空军第4预备学校改编为第13航校,主要负责培养歼击机地勤机务人员。

  1956年9月22日,国防部命令,将5月26日在四川新津成立的中国民用航空局航空学校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航空学校。

  1957年3月,根据军委空军命令,空军驻成都地区的第13航校、第14航校及452医院等单位,划归兰州军区空军建制领导。

  1962年8、9月间,军委空军以南京空军高炮528团1营3连为基础,组建了1个8门制85毫米高炮连,同时抽调雷达兵219团4个建制雷达连组成雷达营,进驻西藏,部署在拉萨周围地区,负责要地防空。11月20日,为加强对进藏空军部队的统一领导和指挥,兰空组建拉萨指挥所(师级)。

  1965年10月19日,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在四川成都成立,部队番号7237部队,直属军委空军建制,受军委空军和成都军区双重领导。首任主任为南空副司令员高厚良(后任军委空军政治委员),首任政委为空降兵15军副政委丁钊。 同月,按空军通知,将原属兰州军区空军领导的驻四川地区的雷达兵第三十九团、彭山场站、成都医院,以及代管的第13航校,移交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

  1966年4月25日,空军高炮第15师在中国重庆正式成立。该师师部及所属43团由福州军区空军在福建南平负责组建,44团由南京军区空军在安徽滁县组建,于该年2、3月份先后抵达重庆集结,划归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建制领导,该师装备37毫米、57毫米高炮,重点担负重庆钢铁公司、发电厂等重要目标的对空防御任务。 同月,空军第2航空学校开始奉调由吉林长春整体搬迁入川,校部驻夹江,所属训练团(含扩编后)陆续进驻夹江、泸州、宜宾、彭山等机场,主要担负轰炸机及直升机飞行员培训任务。1974年4月,该航校划归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建制领导。

  1967年5月,驻川的空军第13航空学校改番号为空军第4航空机务学校。1969年8月,该校撤销。

  1969年1月30日,空军党委电令:西藏军区改为省级军区划归成都军区建制后,为了与大军区的划分相适应,便于指挥领导,经批准,确定将空军拉萨指挥所及其所属驻西藏空军部队,由兰州军区空军划归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建制。随后,兰空派出杨怀年副参谋长和拉指王德全主任等赴成都,2月27日完成移交。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从1969年3月1日起对空军拉萨指挥所实施指挥。 同月,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在四川西昌组建成指“五.七”干校。1971年3月迁至成都附近简阳县。1979年5月撤销。

  1969年8月20日,空军歼击航空兵第33师(1960年4月组建)由湖北山坡机场调驻中国重庆,师部率第97、99大队及独立中队进驻大足登云机场,第98大队进驻白市驿机场,划归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建制, 同年9月1日,空军高炮第16师在四川成都成立,辖高炮第46、47、48团,由成指和南京军区空军抽调人员共同组建。

  1969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解决四川当前若干问题的报告》下达,在成都军区和四川省革委会的统一组织领导下,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及驻川空军部队,派出人员先后参加了对重庆主城、四川南充、重庆江津、四川内江、四川宜宾、四川自贡、四川成都、四川绵阳、四川温江、四川乐山等地的“三支两军”。

  1970年12月28日,成指所属高炮第15师开赴老挝,执行抗美援老防空作战任务。该师两个建制团以及配属的高炮19师55团2个营、陆军1个高炮团又2个营,组成中国筑路工程队第303支队,至1972年11月25日回国,两年时间共对空作战21次,击落F-4“鬼怪”、T-28、C-47等敌机13架,击伤3架。

  1971年10月,因受“事件”牵连,成指政委丁钊被隔离审查。在1972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下发的中发[1972]14号文件中,丁钊与成都军区司令员粱兴初、第二政委陈仁麒、第三政委谢家祥、第一副司令员温玉成以及民航总局政委刘锦平一起被点名,文件称其与死党刘沛丰、于新野、刘锦平、王飞鲁珉等进行过反革命串连,“策划过反革命政变的阴谋活动”。5月,总政群工部副部长张希庸接任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政委职务。

  1974年1月,任命武汉军区空军军训部部长武继元为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主任。此前,成指原主任高厚良已于1973年5月升任空军副政治委员。

  1974年9月5日,空军地空导弹第13团在成都成立,由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建制领导。

  1976年4月,空军编制体制调整,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改称空军第8军,部队番号变更为39527部队。成指改为空8军后,原成指主任武继元(后任广空司令员)改任军长,原成指政委张希庸改任军政治委员。1978年1月,张希庸调任福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军副政委张翼(后任空军学院副政委)接任军政治委员职务。 同月,驻成都的高炮第16师撤销,所属第46、48团改编为地空导弹部队,第47团改番号为第45团并划归高炮第15师建制,继续担负成都地区要地防空任务。 1978年11月1日,空军第8军再次改称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武继元任指挥所主任,原空8军副政委郑竹波任指挥所政治委员。指挥所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工程部和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后撤销工程部和检法两院,增设航空工程部。下辖驻川空军航校、航空兵、高炮、导弹、场站、雷达、通信、工程等部队。

  1979年1月,为配合云南方向地面部队自卫还击,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抽调高炮15师、空33师入滇参战,其中高炮15师3个建制高炮团当月6日即分别进驻蒙自、平远街及巫家坝机场。月底,空33师98团、夜航大队进驻昆明巫家坝,97团进驻陆良,执行战备值班任务。

  1981年5月,空军组织歼-6型歼击机东线架由四川成功空转西藏贡嘎机场。

  1981年四川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成指航空兵独立运输大队奉命出动,4天内出动飞机44架次,空运省市领导视察灾情,运送各类救灾物资。简阳航材库和高炮15师45团从洪水中救出群众500多名,抢运出价值4000多万元的贵重药材。成指独立运输大队、简阳航材库因此受到通令嘉奖,独立运输大队直升机飞机员姜庆芳被四川省政府授予“抗洪救灾模范”称号。

  1983年5月,各军区空军、空军指挥所班子大调整,任命成指主任武继元为武汉军区空军司令员,成指政委郑竹波为南京军区空军政治委员。空司军训部长辛殿枫(后任空军副司令员)、空政组织部长杨汉文(后任济空政委)分别接任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主任、政委职务。

  1984年10月11日,从美国西科斯基公司进口24架S-70C2“黑鹰”通用运输直升机的首批4架运抵天津港,旋即装备空军运输航空兵部队。次年,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运输团开始装备该型机,并于当年12月首次成功飞越世界屋脊,执行抢险救灾任务。

  1984年12月,辛殿枫调任空军副参谋长,任命空3军副军长贺毓本(后任济空副司令)为成指主任。

  1985年8月15日,同全军大规模精简整编相适应,根据命令,成都军区与原昆明军区合并组建新的成都军区后,以原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为基础,成立成都军区空军,原福空司令员的侯书军任司令员,原福空政治委员冯应山任政治委员,原武空副司令员熊子丹、空1军军长门贵成(1986年3月)任副司令员,原福空副政委黄达萍任副政治委员,原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主任宋占元任参谋长,原成指政委杨汉文任政治部主任,宫传荣(后任空军后勤部政委)任后勤部部长,崔海松任后勤部政委,张天任航空工程部部长。

  1985年9月9日,成都军区空军领导机关在四川成都正式成立,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工程部。 同月,原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奉命整编为成空前方指挥所(师级),原昆指所属歼击航空兵第44师(1969年11月组建,1977年11月与驻滇空27师对调,由武汉山坡移防云南蒙自、昆明)、地空导弹第4团以及雷达第45团、空军第478医院以及各飞行场站等驻滇空军部队一并划归成空建制领导。

  1985年11月,空军防空混成第11旅在成都组建,该旅以原空军高炮15师3个团属57高炮营及驻成都地空导弹第13团为基础合并改编而成,下辖5个地空导弹营和3个高炮营。

  1986年6月23日,根据空军命令,空军第2航空学校改番号为空军第2飞行学院。

  1986年10月,批准组建陆军航空兵部队,成都军区空军航空兵独立运输团所属“黑鹰”直升机大队成建制移交总参陆航局,改编为陆航试验训练基地第2团。

  1987年1月,发布命令,任命空军政治部主任毕皓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免去冯应山的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职务。

  1987年5月,中印边境局势紧张,成都军区空军组织空33师97团1个大队12架歼-7型歼击机,于17日由重庆大足紧急转场拉萨贡嘎,首次进驻西藏,担负战备值班任务。该月,成空紧急组织指挥空军部队入藏,开创人民解放军高原地区最大规模的空运。

  1987年9月,经空军党委提议,批准,各军区空军司令员兼任所在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各军区空军司令员、政治委员享受大军区副职待遇。发布命令,任命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侯书军兼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同月,成空昆明前指改编为空军昆明指挥所,李长根任司令员,安基业(后任南空政治部主任)任政治委员。

  1987年11月,云南澜沧耿马地区相继发生强烈地震,昆指迅速成立前线个降落场,指挥空运救灾物资。

  1988年全军实行新的军衔制,成空侯书军司令员、熊子丹副司令员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毕皓政委,门贵成副司令员,黄达萍副政委,宋占元参谋长,张利副参谋长、王效英副参谋长、张书田副参谋长、李忠副参谋长,政治部王俊彬主任,朱伯儒副主任、王培禄副主任,后勤部刘志荣部长、崔海松政委,航空工程部张天部长以及昆指政治委员安基业等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1990年春,藏北那曲地区发生特大雪灾,成都空军出动运输机空投各类救灾物资153.5吨,有力地支援了当地政府和少数民族群众的抗雪救灾。

  1991年5月11日,空军授予成都军区空军所属歼击航空兵33师第98团机务大队“模范机务大队”荣誉称号。

  1991年9月,发布命令,任命沈阳军区空军副司令员谢德财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免去侯书军空军中将的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职务,批准其离职休养。

  1993年1月,发布命令,任命成都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邵荣棠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免去毕皓空军中将的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职务,批准其离职休养。同月,根据空军编制体制调整命令,空军昆明指挥所改称空军昆明基地,执行副军级权限。

  1993年12月,谢德财空军中将调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黄恒美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

  1994年6月24日,驻滇空44师131团组织歼-6、歼教-6共4批14架,由代师长崔守昌带队进行跨区紧急战斗机动训练,在当日返航中国重庆途中发生重大事故,牺牲飞行员2名,重伤1名。事发后,相关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成空指挥所当日值班指挥员金陆均空军少将,因负有领导责任,被免去成都军区空军副司令员职务。

  1994年6月28日,主席签署命令,授予驻藏空军雷达兵第42团1连“甘巴拉英雄雷达站”荣誉称号,以表彰该站长期扎根海拔5374米的“生命禁区”,“甘愿吃苦、默默奉献、克尽职守、顽强拼搏”的精神。此前,空军已在1993年7月26日授予这个世界最高的人控雷达站“甘巴拉模范雷达连”荣誉称号。

  1995年12月,邵荣棠空军中将离职休养,任命成都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林万海空军少将(后任空军副政治委员)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次年11月,林万海空军中将调任沈阳军区空军政治委员,任命济南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郭玉祥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1996年7月10日,空军授予航空兵33师第98团机务大队2中队“机务维护尖兵”荣誉称号,并为该中队记集体一等功。

  1997年11月,郭玉祥空军中将调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济南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广州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朱永清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1999年,空军院校编制体制调整,原隶属兰州军区空军建制的空军第16飞行学院撤销,缩编为空军第2飞行学院西安分院,划归成都军区空军建制领导,第2飞行学院由正师升格为副军级。

  2000年12月,黄恒美空军中将调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兰州军区空军司令员,朱永清空军中将调任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任命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汪超群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任命济南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冯永生空军中将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2002年1月,冯永生空军中将调任军事科学院副政治委员。任命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主任刘亚洲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2003年7月,汪超群空军中将调任空军副司令员,任命成都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方殿荣空军少将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成都军区空军司令员。同年12月,刘亚洲空军中将调任空军副政治委员,任命驻香港部队政治委员王玉发少将为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2004年3月,第2飞行学院院部由四川夹江搬迁至陕西户县,原西安分院机关随即撤销。

  2006年8月,王玉发空军中将调任广州军区副政治委员兼广州军区空军政治委员;广州军区空军副政治委员贾延明空军少将任成都军区空军政治委员

  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召开改革工作会议,部署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任务。在这次会议上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总原则。在总原则下着力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2016年2月,大军区体制终结,战区制正式启动,成都军区裁撤。

  成都军区坚持中国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组织全区部队和民兵认真贯彻落实中 共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和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注重部队军事、政治和后勤建设。组织实施了战备、军事训练、教学科研、国防施工、内卫执勤、后勤保障、保卫边防等。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初期,先后组织和参加平息四川少数民族地区武装叛乱、西藏地方的武装叛乱和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保卫了边疆,维护了社会安定。“”中,奉命执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任务。组织部队对西藏高原进行天文、大地网和常规比例尺地图的测量,填补了国家大陆测绘的空白。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保卫国防和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中,取得新成就。调整体制,精简整编,加强了部队合成,增强了战斗力;组织部队胜利完成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坚守防御作战和西藏拉萨市的戒严任务,显示出不怕牺牲,勇于奉献的老山精神和老西藏精神。成都军区成立以来,组织部队进行核化条件下防御作战,热带山岳丛林地、高寒山地作战和陆军部队实兵水陆输送等多种演习,提高了部队快速反应和协同作战能力;重视民兵预备役建设,广大民兵在保卫边疆,稳定社会,建设大西南中做出了重要贡献;积极开展军民共建、培养军地两用人才、发展农副业生产、支援地方社会主义建设等活动。先后参加四川省都江堰维修和扩大灌区工程,黑龙滩水库和三岔水库建设以及成都至昆明、襄樊至重庆铁路,重庆、泸州长江大桥,重庆钢铁厂,四川化工厂和铺设青海省格尔木至西藏拉萨的输油管道,重庆八一隧道,贵州至四川成都、西藏拉萨至日喀则光缆通信干线等重点工程建设。与此同时,还积极参加云南、四川、贵州、西藏境内多次抗震抢险、抗洪、抗旱、灭火等救灾和支援地方文教、科技、卫生建设事业等,增强了军政军民团结和民族团结。 成都军区在保卫和建设社会主义、加强战备和部队建设中,涌现出“雪山红旗连”、“川藏线上的钢铁运输班”、“抗震救灾模范连”、“抗洪救灾模范连”、“攻坚英雄营”、“老山英雄连”、“护林灭火英雄班”、“丈量世界屋脊的英雄测绘大队”、“墨脱戍边模范营”等模范单位和陈代富周天喜扎江山达李水波杨建章萧家喜张洪等一大批英雄模范人物。

  成都军区空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驻成都军区的战役军团。隶属空军,受空军和成都军区双重领导。主要担负本区国土防空和协同陆军作战任务。成都军区空军是由西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1950年1月22日在中国重庆成立)发展演变而来的。1950年9月22日,以西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为基础,在中国重庆组建西南军区空军。傅传作任司令员,余非任政治委员。为指挥参战部队支援地面部队进军西藏,11月28日,西南军区空军领导机关移驻成都市。1955年6月,西南军区空军撤销,所属部队划归兰州军区空军建制。1960年8月1日和1965年10月19日,先后成立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和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1976年4月15日~1978年11月19日曾分别改称空军第5军和空军第8军),受空军和所在大军区的双重领导,分别实施对驻云南、贵州和四川、西藏(1969年由兰州军区空军接管)空军各兵种和专业兵部队的领导。1985年9月9日,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和成都军区空军指挥所合并,在成都市整编为成都军区空军。历任司令员:侯书军、谢德财黄恒美;历任政治委员:冯应山、毕皓、邵荣棠林万海郭玉祥。 驻西南地区空军部队在保卫边疆、建设西南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50年4月15日,运输航空兵某部使用C-46飞机首航康定成功,并先后开辟25条高原航线,有力地配合了地面部队进军西藏的行动。在防空作战中,曾先后击落入侵的敌RB-66侦察机1架和无人驾驶侦察机多架。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协同地面部队守土固边,组织和保障其他军区空军部队入滇、入藏轮战(驻训),以及抢险救灾、科学试验、卫星回收等方面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作战任务与作战区域:成都军区的作战任务主要有两个,一是对印作战,侧面牵制印度,对巴基斯坦形成无形支持;二是保护缅甸,控制东南亚,确保中国的最后一条经济通道(一旦中国同时和美苏交恶,海上运输和丝绸之路均被封锁,如抗日战争时期,唯一剩下的就是缅甸这个通道了)。至此,大家可可以明白,扶持朝鲜以遏制防御美日韩;扶持巴基斯坦以遏制印度,扶持缅甸以控制东南亚。由此也可以看到,巴基斯坦和缅甸是中国遭到美苏封锁时最主要的对外运输线。

  作战方式和武器配置:从成都军区的作战任务来看,其要独立担当来自西南方的威胁。由于地形制约,主要采取的是以山地旅为主的小规模作战,由于周边国家的军事实力和地理环境的限制,大规模作战的可能性不大,对单兵素质的要求更高,对人员的要求比对武器的要求更高。因此,估计成都军区的兵力单位都是由班组成,训练大概是除了海军陆战队之外最辛苦的了。有联系的分散作战,是这个军区作战兵种的主要形式,和北方军区以拳头方式出击不同的是,这个军区主要将以网状的方式出击作战。

  成都军区的兵力部署估计是一个机动力量,可以随时配合对印或对缅方向的作战任务。

  因此,从作战武器配置来看,单兵武器的要求则更高,单兵火箭筒、狙击步枪、机枪等,同时估计应该至少以班为单位配备GPS定位系统,以和其他步兵班联合行动。

本文链接:http://khadawardi.com/houqinjunguan/123.html